产品评测的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版寻找引擎开荒布

作者: 产品评测  发布:2019-05-22

据 New York Times 报道,甚嚣尘上的 Google 中国版搜索引擎传闻,已经引起了公司内部员工的抗议。一封质疑 Google 职业道德、要求其提高透明度的信件近日在 Google 内部的通讯系统中流传了开来,目前已有约一千名员工在上面签字,可见协助审查招来的反弹声浪是多么的巨大。「更高的透明度、发声的机会以及公司开放透明的处事流程,这些都是我们迫切需要的。Google 的员工有权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东西。」信中这么写道。签字员工希望自己能参与到对职业道德的评判中去,并且要求公司在面对带有争议性的计划时给出相应的道德评价。在这些人看来 Google 与中国政府的合作可能会引发「道德上的问题」,而其掌握的信息不足以帮助他们就「自己参与的工作、计划和职业」做出合乎伦理的决定。是说,对于代号 Dragonfly 的这个中国版搜索引擎计划,比较多的担心都集中在 Google 对内部的保密措施上。有员工爆料称公司在该产品的开发过程中特地授意计划的参与者,必须向自己的同僚隐瞒此事。在内部抗议被媒体报道之后,Google CEO Sundar Pichai 今天早些时候表态说中国版的搜索服务只是一个探索性的计划,目前还处在非常早期的开发阶段。「我们即将在中国推出搜索产品的说法并不准确。」他如此说道,「我们最终会不会甚至能不能这么做都还是未知之数。」时间回到今年上半年,Google 也曾因为来自内部和舆论的压力,放弃了跟美国军方合作的 Project Maven AI 计划。这一次的中国版搜索引擎,不知道最终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

原标题:谷歌欲在中国推出“阉割版”搜索引擎,引发内部抗议、多名员工离职

原标题:员工以离职抗议谷歌搜索重回中国,搜索巨头能否顺利进入中国市场

产品评测 1

The Intercept称,一位谷歌资深研究科学家上月底离职,以抗议谷歌在中国推出审查版搜索引擎的计划。

【猎云网(微信号:)】9月16日报道 (编译:柠萌)

Jack Poulson曾在谷歌的研究和机器情报部门工作,专注于提高公司搜索系统的准确性。

谷歌公司内部流传着一份名单,列出了七名因公司项目缺乏透明度而辞职的员工。在此之前,谷歌曾计划在中国推出审查版搜索引擎,代号“蜻蜓计划”,引发众多员工不满。他们签署了一封信,要求谷歌创建一个道德审查小组,其中包括普通员工、指定监察员提供独立审核,并在内部发布对提出重大道德问题的项目的评估。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员工们将这份名单进行了分享,希望能引起对道德和透明度问题的讨论。

在The Intercept透露谷歌正在秘密开发针对安卓设备的中文搜索应用程序后,8月初,Poulson向上司表示了自己的担忧。代号为Dragonfly的搜索系统旨在删除中国政府认为敏感的内容,例如关于持不同政见者、言论自由、民主、人权和和平抗议的信息。

尽管目前员工拒绝公开这份名单,也不愿透露名单上的大部分名字,但三名知情人士证实了这份名单的存在。这份名单上的成员主要是谷歌的软件工程师,任职时间从1年至11年不等。谷歌拒绝对该名单置评。

在与老板讨论后,Poulson在8月中旬决定不再为谷歌工作,于8月31日离开了谷歌。

前谷歌资深科学家Jack Poulson是名单上的成员之一,他曾在谷歌位于多伦多的办公室工作,上个月因蜻蜓计划辞职。据悉,谷歌已经向中国政府展示了“蜻蜓计划”的具体细节,并且最快可能在6到9个月内发布。Poulson表示,他对这个消息感到十分震惊。

产品评测 2

Poulson说:“如果这件事是真的,我很确定我不能继续在谷歌工作了,我要离开。”

Poulson告诉The Intercept,他是该公司约五名辞职的员工之一。他认为,辞职是他的道德责任,“以抗议谷歌对公共人权承诺的违背。”

在8月份辞职时,Poulson说他原本只打算和谷歌内部的其他员工分享他对蜻蜓计划的担忧。但是,当时谷歌收到了一些人权组织的来信,信中称该计划是不道德的,并要求谷歌终止该项目时,谷歌并未给予任何回应。因此,Poulson觉得他有必要向公众分享他的观点。

离职背后原因

“我很生气,谷歌没有重视人权组织团体的意见,没有达成共识。”他说,“这份来自14个人权组织的联名信甚至都没有引起谷歌对蜻蜓计划背后的伦理问题进行深思讨论,那么在这场争端中,我宁愿站在人权组织的立场支持他们。”

Poulson曾担任斯坦福大学数学系助理教授,他表示,谷歌对中国的计划违反了自身的人工智能原则,该原则规定公司不会设计或部署“其目的与公认的国际法和人权原则相抵触”的技术。

对于Poulson的离职,谷歌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不对个别员工发表评论,这是谷歌的政策。”

他说,他不仅关注审查本身,还关注在中国大陆托管客户数据的后果。因为中国安全机构可以访问这些数据,而那些机构主要针对政治活动家和记者。

蜻蜓计划的曝光立即在该公司的普通员工中引发了强烈反响。由于谷歌明确的企业价值观,他们对公司项目的透明度抱有很高的期望。一名员工被要求参与该项目,最终他决定辞职;另一个则请求调任其他团队。除此之外,谷歌内部论坛里有成千上万的帖子、评论和电子邮件,无一例外都是在讨论该项目的道德问题。

产品评测 3

在Poulson辞职的几天后,超过1000名员工签署了一份要求清单,名为“道德规范黄色代码”,其中包括要求加强员工监督,并对某些项目进行第三方伦理审查。在辞职信中,Poulson呼吁谷歌的高管们解决“黄色代码”的要求。消息人士称,到目前为止,这封信已经有超过1700个签名,那些对讨论道德和透明度问题感兴趣的人已经在计划集会讨论。

在辞职信中,Poulson告诉他的老板们:“由于我坚信异议是民主运作的基础,我被迫辞职,以避免对异见者保护的侵蚀做出贡献或从中获利。”

在有关蜻蜓计划的争议到来之前,谷歌还发生了另一场道德冲突。今年3月,员工们得知谷歌正与美国军方合作,开发用于无人机作战的人工智能技术。与蜻蜓计划一样,一些员工对Maven项目感到既震惊又愤怒。数千人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要求谷歌取消与五角大楼的合同。在十几名工程师均因Maven项目相继辞职后,谷歌同意在合同今年到期后不再续签。

他写道:“我认为我们为进入中国市场而向中国政府的审查和监督妥协违背了我们的价值观,同时将使美国政府在国际上的谈判地位非常尴尬。”他补充说,“这样很有可能导致其他国家进行效仿,以要求我们遵守他们的安全要求。“

在就蜻蜓计划沉默了两周之后,谷歌的高管们在一个月前举行的全体员工会议上首次谈到了公司在中国的计划。但是,高管们意识到与会者正在向媒体透露会议的细节,于是中断了会议。在会上,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表示,公司近期内不打算在中国推出搜索产品。

谷歌沉默

有消息人士对他们与媒体的对话可能会带来的恶劣后果表示担心。一位知情人士称,谷歌已经禁止员工在个人电脑上直播全体员工会议。

产品评测,有关Dragonfly的消息传出后的六周内,尽管面临内部和外部的强烈反对,谷歌仍未公开作出回应。本月早些时候,谷歌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拒绝参加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在那里他将被问到有关中国审查的问题。

“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投资帮助中国用户,从开发安卓系统,到移动应用程序,如谷歌翻译和Files Go,再到我们的开发工具。但我们在搜索产品方面的工作仍是探索性的,处在初级阶段,距离在中国推出搜索产品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谷歌的一位发言人就此事表示。

谷歌已经无视了记者们提出的数十个关于Dragonfly的问题,并且对一些人权组织采取了阻挠措施。这些组织表示,经过审查的搜索引擎可能导致谷歌成为“直接助长或(成为)参与侵犯人权行为”的公司。(谷歌对此也未作出回应。)

但Poulson说,即使是在员工没有完全了解的情况下进行的探索性工作也值得大家深思。在Maven项目之后,谷歌发布了一套人工智能伦理原则,其中承诺不“设计或部署违反公认的国际法和人权原则的人工智能”。

32岁的Poulson于2016年5月开始为谷歌工作,他告诉The Intercept,谷歌的沉默令他非常失望。他说:“谷歌的举动将造成世界级影响。谷歌曾经为自己设下一道道德红线,而现在它正在违背自己的初心。”

Poulson说:“我们可以讨论蜻蜓计划被部署的可能性,但是那几乎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在人工智能伦理原则中,他们甚至承诺不会进行任何设计。”他还表示:“工程师在什么阶段才有发言权?我担心的是,一旦某样东西被制造出来并准备好发布,权力就会从工程师手中转移到一小群人手中,有关某个发展项目的道德标准便只能由个别人来定义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谷歌曾于2006年在中国推出了一个通过审查的搜索引擎,但在2010年停止了运营,理由是中国政府限制言论自由、屏蔽网站和破解人们的Gmail账户。当时,谷歌联合创始人Sergey Brin明确表示,他强烈反对审查制度。Brin小时候在苏联度过了一段时光,由于家人在那里的经历,他“对扼杀个人自由特别敏感”。2010年,谷歌将其搜索引擎撤出中国之后,Brin告诉《华尔街日报》,“在审查制度和对异见人士的监视方面”,他看到了“(中国的)极权主义“,他觉得很麻烦。

责任编辑:

Poulson说,他非常认同Brin在2010年的行为。那才是他加入的那个公司,那个有着道德底线的谷歌。如果谷歌反审查的立场正在改变,他将不会再在谷歌待下去。

谷歌部分员工的抗议

谷歌的88000名员工中只有几百人在Dragonfly公开之前了解过该项目,Poulson是大多数被蒙蔽在黑暗中的人之一。但由于他专注于改善公司的搜索系统——特别是在一个名为“国际查询分析”的领域——他的工作有可能在他不知情或不同意的情况下被整合到被审查的中文搜索引擎中。

当有关Dragonfly的消息在谷歌传开后,该公司内部就出现了抗议活动。超过1400名员工签署了一封公开信,他们要求任命一名监察专员,以评估审查“紧迫的道德和伦理问题”。信中谴责了有关Dragonfly的保密工作,并表示,谷歌的员工迫切需要更多的透明度,应该在谈判桌上有一席之地,并要求谷歌承诺明公开该项目的流程:谷歌的员工需要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事情。”

谷歌试图通过关闭员工对中国搜索引擎文档的访问权限来平息愤怒。消息人士称,在上个月举行的全体员工会议后,谷歌已制定了更加严格的规定,使远程工作的员工无法再在自己的电脑上观看会议的直播,他们只能在指定的房间内参加远程会议。

Poulson说,他想过继续待在谷歌并试图从内部提出抗议。他的一些同事认为,推出中文搜索引擎的决定有可能出现逆转,他们鼓励Poulson再等等。“但后来我发现没有机会改变那个决定,”他说,“这样的话,如果我辞职,才有可能对该项目产生一点影响。”

对谷歌完全失望

2016年5月至2017年7月,在Poulson搬到多伦多的公司办公室之前,他在谷歌的Mountain View总部工作。他说,他认为他以前的谷歌同事们都非常聪明、非常勤奋。另他惊讶的是,有些员工还没有放弃Dragonfly。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这个问题上,大家并不团结。”

“我的理解是,当你对一个问题存在严重的道德分歧时,正确行动就是辞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必德电竞官网发布于产品评测,转载请注明出处:产品评测的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版寻找引擎开荒布

关键词: 必德电竞官网